电影《义马》的幕后拍摄故事

移动用户编发smxsjb至10658300订三门峡手机报,3元/月,不收GPRS流量费

电影《义马》 首先开拍 今年以来,三门峡市努力打造国际国内文化旅游名城。在此背景下,9月7日,“中国电影·三门峡电影周”开机仪式暨新闻发布会在义马市举行。 组成“中国电影·三门峡电影周”的6部电影分别暂定名为《天鹅之恋》《义马》《函谷关》《渑池会》《汤河浴》《地坑院》,由三门峡市委、市政府与大象影视制片有限公司联合摄制,从不同侧面展现三门峡厚重的历史文化、良好的生态环境和拼搏奋进的时代风貌。6部电影拍摄完成后,将在中央电视台第六套节目中用一周时间播放,“集约化”地宣传三门峡形象,进一步提升三门峡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9月12日正值中秋佳节,三门峡电影周拍摄的首部电影《义马》在义马清风山景区杀青。全体演职员和当地500多名干部群众紧张地完成了拍摄任务。 电影故事 曲折感人 电影《义马》描述的是清末民初,义马被誉为“黑金”的煤炭资源受到西方列强觊觎,美国传教士老亨利假借教会名义,企图对义马的煤炭资源掠夺采挖,当时义马凤凰岭上的土匪也看中了当地的煤炭资源,对煤窑不断进行骚扰抢劫,还有被日本人收买的朱大印也盯上了这块“肥肉”。此时,以蔡锷为主力的北伐军途经中原时识破了这些人的企图,派侍从官打入土匪内部申明大义,最后联合北伐军掌控和保护了义马的煤资源。 该片以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为义马的煤炭资源赋予浓重的近代历史文化色彩。 拍摄班底 阵容强大 为打造电影周系列佳作,大象影视制片有限公司组成了较为强大的演员阵容和摄制班底。 导演马永革曾参与拍摄《清宫风云》《大敦煌》《勋章》《继父》《铁梨花》等电视剧。 男主角张亚坤饰演清风山匪首“黑子”,他分别在电视剧新《三国》、新《铁道游击队》、新《水浒传》以及电影《英雄》《去安源》中饰演重要角色。 饰演村姑山花的王艺禅是特警出身,毕业于艺术学院表演系,主要影视剧作品有《沂蒙》《等到胜利那一天》《红军东征》《乡恋》《吴运铎》等。 饰演传教士老亨利的美国人盖吉利,曾参演电视剧《解放》《尖刀战士》和电影《辛亥革命》《钱学森》等。 昼夜拍摄 不辞辛苦 电影《义马》拍摄历时一个多月。尽管正值初秋,天气或闷热难耐或秋雨连绵甚至大雨如注,但剧组人员每天都是6点起床,7点开工,经常赶戏到凌晨,甚至到次日清晨。 9月17日,记者在义马市文广新局看到一些拍摄场地的照片,不禁心生敬意: 山沟里,几个男人躺在一大片岩石上呼呼大睡。他们有的是职业演员,有的是群众演员。在另一个拍摄现场,疲惫之极的剧组工作人员坐在地上,头抵在膝盖上或抵着手里的矿泉水瓶正睡得香。 长而沉的摄像大摇臂,有时需要抬到半山腰或沟底,每次需要二三十个人才能抬动,但摄制组人员、义马市文广新局干部职工及当地村民抬起就走,往往累得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 张亚坤9月1日喜得千金,但他只在家呆了一天,第二天便匆忙返回拍摄现场。初为人父的张亚坤说:“工作与家庭不能兼顾,就把喜悦和幸福压在心底。把电影《义马》拍摄好是我分内之事,更是一分责任。” 摄制组分成3个工作点,都需要送饭,最远的距义马市区30多公里,最近的十几公里,承担送饭任务的义马市文广新局职工平书光总是天未亮便开车到定点餐厅去催饭、装车,然后分别送往3个摄制工作点。有时剧组晚上加班拍摄,他还得送一次夜宵。 拍摄过程 精益求精 为了拍摄好影片,摄制组人员丝毫不含糊,无论是道具准备还是演员表演都精益求精。 剧情中县衙大门外蹲着两尊石狮子,但三门峡地区一些单位门外的石狮子要么太大,要么太新,都不符合拍摄要求。为了更贴近历史,摄制组专门从洛阳租借了两尊石狮子,用吊机装上大车拉到义马。在往山腰上运时,因为下雨路滑,摄制组雇来一辆装载机倒腾半晌,才运到拍摄位置。 导演马文革给演员说戏不厌其烦,甚至为了达到效果还亲自示范。剧情中有个传教士雨中倒地的镜头,为了让美国演员盖吉利表演到位,他讲着讲着就一下子躺倒在一片泥草地上作示范。 李纪从是义马市文广新局局长,片中扮演一位“礼仪先生”,只有几句台词,但在导演的指导下,仍然演了五六遍:起初是语速太快,后来又说慢了,再下来是群众没有配合好……最后,好不容易导演说可以了,副导演却发现李纪从戴着一副现代近视眼镜,只得再拍一次! 被日本人收买的朱大印有一场戏,某夜在屋里踱步,只说了一句话,却也拍了十几遍:不是走位不对,就是地上有浮灰;导演让往地上洒些水,却洒得太多了,又设法整干些;地上整好了,可朱大印的面部表情不太好,灯光师又调反光板,补了一些光。 女一号王艺禅在拍戏时总是力求完美。有几次导演都说她演得“可以了”,可她对自己的表现仍不太满意,要求“再来一遍”! 类似的反复在拍摄过程中数不胜数,没有人厌烦、退缩,每个人都想把自己塑造的角色演好演活。 投入拍摄 有惊无险 拍摄中,还不时有险情发生。张亚坤有场戏是在一块巨石上向土匪们讲完话后上马“出发”。当他一跃要骑上马背上时,马却本能地一闪,差点儿把张亚坤摔到地上,幸亏牵马人一把抓住了张亚坤的胳膊,他才没有摔伤。还有一场戏,张亚坤骑着马到一个山梁上勒马停步,但没有经过训练的马不听话,仍旧往前冲,差一点冲下前边的悬崖,吓得周围人都惊呼出声! 还有一场传教士老亨利训斥儿子小亨利的戏,他边训斥边步步紧逼小亨利,哪知两人都已入戏,山坡下雨湿滑,小亨利害怕地退着退着,一个跟头栽向沟底,幸亏两个“官兵”眼疾手快,把他拉了上来…… 看到拍电影如此辛苦,还有风险,一些群众演员不由得感慨:“原想着影星们很风光,亲眼看了拍电影,才知道真不容易!” 据悉,该片已进入后期制作阶段,近期将确定上映日期。电影《义马》,三门峡人期待着!